情感博主。
旧文点蓝手红心请随意,lof站内转载也不用问我。么么!

拍下这张照片。宣告了我的假期生活即将开始时,我就把我的背包连同背包里的电脑扔在了高铁站的安检口。

电脑放假期间不回来就没有更新了。现在的我非常绝望。

+

『不思量』 坠入 【Ⅱ】(20)

到了要过渡一下的地方总是有点卡文!

————————————————————————————


“我……要是当时出来就好了。”艾格尼丝小声地说,很快她就觉得不好意思:“不过我出来也没什么用。安定后来说您的伤口还有点严重,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今早过来了……但我没想到鹤丸先生也在这里。实在不好意思。”

“我和三日月也是刚醒。”鹤丸话一出口,看见艾格尼丝微垂的眼神又变了变,才意识到又说错了话,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断,连忙解释:“……我是怕三日月不方便,昨天才留下来照顾他。”

艾格尼丝声若蚊呐:“嗯。”

“不打搅,只是没想到是你。你来探病,三日月也很高兴。”鹤丸正觉得自己越描越黑,抬头看见...

+

『不思量』 坠入 【Ⅱ】(19)

周五开始连着周末事情多,不知道能不能写一章出来,这个赶紧发了!

——————————————

“这是怎么回事?”小狐丸开口。

“有几个人骚扰你女朋友,被我跟鹤碰见。这位警察同志刚好在旁边,人都没事。”三日月淡淡地开口。

这里明明有个警察,可此刻的三日月却不像一个伤员,甚至不是一个路人,好像他才是这里管事的,泰然自若地给刚到的小狐丸解释起了情况。

“小狐!”苏姿一闪身从鹤丸旁边蹦了过来,没站稳,险些摔倒;小狐丸眼疾手快把她捞进来圈进自己怀里,看向三日月:“你……”

“我刚才被擦了下。”三日月说。

安定这才终于忍不住抬起头:“先生,您的伤口不浅,需要马上去医院处理。”

鹤丸听他这么...

+

『不思量』 坠入 【Ⅱ】(18)

这段剧情有点多。一章发不完,这两天有下一章。

——————————————————

木门被叩响,几乎是同一时间三日月的手机铃奏起来。原本安静的室内突然横插入两种声音,鹤丸从三日月怀里挣出来,向门外道:“请进。”果然是迟来的苏打水。

三日月在鹤丸背后接电话:“嗯?是。”

鹤丸把那两杯光看价格,让人怀疑是掺了金子的水放在桌上;正在接电话的三日月似乎是皱了皱眉,然后说:“他不会。”

鹤丸喝着水,好奇地盯着三日月;三日月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递给鹤丸:“找你。”

“找我?”鹤丸惊讶地瞪大了眼。

“嗯,是小狐。”三日月说:“苏姿不见了。”


助理是中午之后联系不上苏姿的。一个正常的成年人...

+

『不思量』 坠入 【Ⅱ】(17)

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我在努力写!但本章应该都是糖(吧

————————————————————

三日月没有说他们要去哪儿,鹤丸也不问他,有一茬没一茬说公司的事,又想起小狐丸,问:“狐总真的是你哥哥?”

三日月奇怪:“为什么不是?”

鹤丸说:“和你一点儿也不像。”他虽没见过小狐丸真人,但照片还是见过几次。

三日月说:“的确。不过另外几个也不像。”

“我从前还以为你们关系不好。”鹤丸笑:“你知道的,你们家的事,大家说什么的都有。”

“公事上不来往而已。”三日月解释,又说:“你要有时间,可以见见他们。”

鹤丸歪过头:“现在我可不敢。”

三日月问:“为什么?”

“除了你以外,三条的...

+

『不思量』 坠入 【Ⅱ】(16)

今天学习R了吗,今天学习随机过程了吗。没有,今天我只想和三日月老师谈个恋爱。

————————————————————————

鹤丸临时叫了车来接,替苏姿打开车门。她出来加了件浅灰色的短风衣,还是露着腿——这么好看的腿不显摆就浪费了;美丽是她身为女孩儿的武器,她却尚不懂得用来震慑人,只好拿来招摇过市,像一个抱着长刀的幼童。

鹤丸问苏姿:“想吃什么?”

苏姿想了想,答:“肉。”

司机看他俩郎才女貌,也喜上心头,以为是一对璧人,出言建议:“前面有家不错的火锅。”

鹤丸想,火锅这种东西,无论是气氛还是格调都差了点;他正想回绝司机的好意,忽然看见苏姿的眼神,于是问她:“火锅行吗?”

苏姿...

+

『不思量』 坠入 【Ⅱ】(15)

昨天写了4k的,觉得写的不够好,又删了2k重写了一下。

——————————————————————————

鹤丸是一个具有生活情趣的人。这个情趣不体现在他欣赏艺术,也并不表现在他精通厨艺,事实上鹤丸既不会看画也不会做饭,他的情趣只融在了他的个人魅力中,并且无时无刻都感染着他身边的人。

比如说鹤丸身边的贞宗,最近就感觉自己沐浴在春风中。他伸手摸了摸鹤丸今天新打的一条领带,浅粉色的,感慨道:“真好看。”

鹤丸在玩手机,瞟了他一眼:“小贞,你长本事了。”

“鹤丸哥最近周身弥漫着一股味道,感觉摸摸能交好运。”贞宗言之凿凿。

烛台切没忍住插嘴:“什么味道?你是狗吗。”

鹤丸懒懒地靠在车的...

+

『不思量』 坠入 【Ⅱ】(14)

这学期的课真的好难,上了一天课我感觉整个人都要爆炸了呜呜呜呜呜。

时间线回来了!

—————————————————————— 


鹤丸走下车,见不远处正有几个人抬着一张大桌子,从屋子里摇摇晃晃地走出来,桌上铺了张天蓝色的桌布,因为太大了,每个人都只好抱着一角,远看上去像几个肥硕的布偶。

莺丸捧着杯茶站在旁边指点江山,鹤丸凑过去问:“你干嘛呢。”

“雨停了,当然还是应该在室外办。”莺丸风轻云淡地瞥了他一眼,殊不知他的风云是支使多少人挥汗如雨才清淡得起来。

搞艺术的同志是不是都这样,鹤丸心想,就见莺丸一侧头看向自己的身后:“你也来啦。”

三日月也风轻云淡地对他一点头...

+

『不思量』 空 (13)

由于不可抗力,所以这更拖了两天,今后也不能保证日更,但是相信我,我仍然在努力!!!

——————————————————————

鹤丸在本子上写的东西不多,记下来的事情也尽量写得十分简洁,有的时候一整天甚至都不会添上一笔。但鹤丸却一定会记下一个日期,三日月看见他盯着一排渐移的日期发愣,低下头,好像自言自语地说:“总觉得很奇妙啊。”

“怎么了?”三日月问。

“明明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但是我却一点儿感觉都没有。”鹤丸的手指掠过一排熟悉的笔记:“出差回来好像还是刚才的事……失去意识也是刚刚发生的。然后醒来,就发现已经一年多过去了,我在和一个喜欢我的漂亮先生旅游散心。说起来我好久没见到光忠了。...

+

拍了一张比较满意的糖水片片。

茶友三日鹤根本不能同时在我的任何一个杯子上玩耍,但是我发现,他俩不要杯子好像也是可以的。

我拆整盒的时候先拆出了鹤鹤,然后下一个就摸到了三明,也算是一口糖了嘿嘿嘿(不要强行糖好吗


+

『不思量』 空 (12)

千辛万苦准时了。

————————————————————

广场上养的鸽子不怕人,个个都胖嘟嘟的,鹤丸手里捏着一把廉价的谷食,时不时抛出去几颗,立刻有鸽子煽动翅膀去争抢;有几个胆子大的跳到了鹤丸的胳膊腿上,伸着存在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脖子去啄鹤丸的手心,鹤丸玩笑地弹了弹离手最近的鸽子的脑袋,那个圆滚滚的家伙吃痛,歪歪斜斜地从鹤丸的膝盖上蹦了下去。

“有把傻瓜叫birdbrain的说法。”鹤丸捏着一颗鸟食,逗弄地在鸽子嘴边晃来晃去,引得鸟儿摇头摆脑:“明明会飞,能看到那么多人看不到的景色,可脑子却只有这么小一点,不知道能不能记住它们所看见的。”

“但其实鸟类很聪明。”三日月坐在旁边,他手...

+

『不思量』 空 (11)

我来了!

——————————————————

      雨不知何时小了。三日月有些疲惫地垂下眼,终于缓缓地回答他:“我向来想的,都只有你一个。”

      他一手攥着那张残缺的照片,另一只本要去拉车门的手被鹤丸抓住了;三日月轻轻地摇了摇头,把自己的手从鹤丸手里挣了出来:“鹤,我从来没有反悔过。”

      你刚才明明就是一副打算跳车而逃的样子。鹤丸这么想,嘴上却说:“就是。亲都亲了,老师要对我负责啊。...

+

『不思量』坠入【Ⅰ】(10)

今天正大光明地晚了!因为这一更坠入第一部终于写完了,他俩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开心!

——————————————————————————

     等到了下班,三日月和鹤丸先去了那家看好的珠宝店,在品味上鹤丸虽不一定比三日月高明,但也有性取向优势,兜兜转转选中一个钥匙形状的项链;他听说艾格尼丝今年毕业,这系列的产品文案里又有“开启未来”的句子,寓意上再合适不过;至于价钱三日月没让他省,钥匙上排满颗颗晶莹的小钻,首部一粒天蓝色宝石,在少女心上又添了一重奢侈。...


+

『不思量』坠入【Ⅰ】(9)

祝大家七夕快乐。也可怜一下七夕只能给自己买礼物而且还要写纸片人腻腻歪歪的我,很惨惨了。

————————————————

   “光忠,光忠……你放我去学习吧……今天小艾姐讲培训课,我不去她要念叨我好几天的。”太钟鼓贞宗愁眉苦脸的:“我真的就知道这么一丁点儿。那天画展剪彩,鹤丸哥才认识三日月先生的,这也没几天,不是听说三日月之前还出差了嘛,我看鹤丸哥也是一时兴起,见色起意,他又一向贼胆包天,先前在医院闷了那么久,兴许已经憋出了人来疯,三日月是不是干柴不知道,但鹤丸哥现在准是那一团烈火……”...


+

『不思量』坠入【Ⅰ】(8)

day7~今天出去玩了,晚了一点。

——————————————————

     三日月一动不动地在黑暗里坐着,眼里一个浅眠的鹤丸,好像天地万物都灰飞烟灭,心有一隅都只留给一人;他心有念想,当然顾不上犯困,春季大三角温柔明亮地悬在头顶,周遭逐渐静下来,夜色真正地弥漫开。

     在这本市与天最近的大厅之中,向来理智冷静的三日月老师破天荒地异想天开,要是天永远不会亮就好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鹤丸睡梦间恍惚置身于...

+

『不思量』坠入【Ⅰ】(7)

day 6。

今天我让三明撩了个够。嘻嘻。

——————————————————

      三日月依言坐在鹤丸身边,看见他的神情,关切地问:“头又晕了?”

    “……不是。”鹤丸摇了摇头,信口胡说:“星星太亮,晃眼。”

      三日月抬头看了看,感慨一句:“天气好,居然能看见这么多。”

      鹤丸仰头看见一个勺,惊讶道:“这是北斗七星?”...


+

『不思量』坠入【Ⅰ】(6)

day5!

尝试了一下写点存稿,发现不存在的!火烧眉毛才是第一动力,汪汪大哭。

——————————————————————————————


      鹤丸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和三日月所处的餐厅位于百层之上,霎时间竟真有一种天地崩塌的错觉。身边反应最快的人已经站起身开始往外跑,原本看似人不多的餐厅忽然纷乱起来。三日月也扶着座椅站起来,他倒还是一贯冷静的样子,还想得起对鹤丸说:“先出去吧。”

      鹤丸点点头。他和三日月都清楚这个城市发生地震的概率微乎其微,...

+

『不思量』坠入【Ⅰ】(5)

day4。说好每更3k,篇篇爆到4k,我也很为难。但是这个文剧情有点长,呜呜呜呜呜呜。

——————————————————————

    “什么时候?”

    “啊?”鹤丸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快:“今天中午。”

      对面一阵沉默,鹤丸似乎是听见三日月笑了一声,然后说:“今天中午大概来不及。”

      鹤丸无所谓地耸耸肩:“那晚上也行。”...


+

『不思量』坠入【Ⅰ】(4)

day3!今天爆字数了,因为不爆字数三日月就又不能露脸了!男主角怎么能不露脸!

——————————————————————

      会客厅的茶几上放了几个空杯子,鹤丸拿了一个在手里颠来倒去地玩,修剪整齐的指甲在玻璃杯面上磕磕碰碰,带出一连串叮叮当当的轻响。大俱利抱着胳膊一言不发,他当然生鹤丸的气,但又不忍心气得太认真,之前的一年大家心里都不好过,如今鹤丸活蹦乱跳脑袋安好地坐在这里,已经是料想中圆满不可得的完美。

    “我回来了。”鹤丸说,声音坚定低沉,又缓缓地重复了一次:“我回来...

+

『不思量』坠入【Ⅰ】(3)

日更第二天!

(今天没有三日月,伊达组的大家来演小品)

为了防止我出去玩浪打浪而断更,我有空的时候就多写一点存后台了,不出意外都是晚七点半定时发,么么!)

————————————————————————

      鹤丸第二天一大早就到了公司,前台的小妹是个脸生的,鹤丸路过冲她打了个招呼,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蛋糕盒子,说:“辛苦了,休息的时候吃哦,不要让光忠看见。”前台愣愣地捧着那个粉红色的小盒子,只觉得她们鹤总怎么看怎么帅,人如何温柔如何贴心,又想到这位英姿飒爽的老板刚大病一场在床上躺了一年之久,恨不得要萌生出一股为其洗...

+

『不思量』坠入【Ⅰ】(2)

日更第一天!

——————————————————————

三日月身边围了三两个将“唯利是图”刻在脑门儿上的社会精英,正对着一张17世纪的真迹高谈阔论。三日月一向不喜欢出现在这样的场合里,也不觉得这种“高谈阔论”有意思。这个场合中找上三日月的人连附庸风雅都谈不上,有多半是为了他身后庞大的三条家,另外一小半是看中他本人的声名。他有意无意地挨了下衣侧的兜,那里妥帖地放着一张刚刚收到的名片,他虽未看就放了进去,但却清楚地知道上面的每一个字。

三日月无声地叹了口气。这时候艾格尼丝过来了,手上拿着几瓶水,笑盈盈地递给三日月和他身边的人,说:“李伯伯,张叔叔好。”她是莺丸的表妹,表兄妹这样的关系里,...

+

『不思量』坠入【Ⅰ】(1)

Tips:

倒叙+插叙。

鹤鹤有捏造事故导致的短时记忆障碍。

有原创人物戏份。

以上几点请注意避雷!


都市狗血酸爽爱情故事。HEEEEEEEEEEE。

分部不分章,标题后数字只代表更新回数。

第一部:坠入

(原则上尽量日更!因为这篇的大纲打了太久了,所以我肯定好好写!肯定勤奋更新!肯定不动不动就消失半个月看漫画!信我!!!)

——————————————————————————

     太钟鼓贞宗第一天跟着鹤丸上班,他身为公司头号关系户,员工培训这种事自然没有中规中矩地做过,好在烛台切光忠也没有期待他突然生出腾天潜渊的...

+

Shall i love you(下)完结

美颜撩骚金贵的人类王子爷x会飞能打俏皮可爱精灵鹤



上篇走 点我点我

中篇走 看我看我



改编自已经完全跟原作没有什么关系的王尔德童话  《快乐王子》


是一个打打怪谈谈恋爱的HE童话故事(必须提前说,不然你可能会误会我!)


送给我最可爱的公主 @社会玛丽苏 饼,么么么么哒!


这篇真是写的无敌开心了。一开始想要写童话,就打定了主意用童话一点的风格写,不知道还有没有残留自己一点本来的画风……但反正跟快乐王子已经相去十万八千里了!

————————————————————————

很久很久以前,这个国...

+

Shall i love you(中)

美颜撩骚金贵的人类王子爷x会飞能打俏皮可爱精灵鹤



改编自已经完全跟原作没有什么关系的王尔德童话  《快乐王子》


是一个打打怪谈谈恋爱的HE童话故事(必须提前说,不然你可能会误会我!)


这篇送给我最可爱的公主 @社会玛丽苏 饼,么么么么哒!


明天发下!

——————————————————————

暮色自苍茫的天地交接处幽幽地爬了上来,乌云消弭的天空彼岸,橙色的日光灼烧泛滥成热烈的海。溪流依然安静地咕咚咕咚流淌着,草场的野花满盛了露水,安静地垂下头,似乎一点一滴都没有被刚刚激烈的战斗惊扰。

大俱利伽罗平复着...

+

Shall i love you(上)

一个童话故事。

美颜撩骚金贵的人类王子爷x会飞能打俏皮可爱精灵鹤



改编自我不说你绝对看不出我改编自的王尔德童话  《快乐王子》


是一个打打怪谈谈恋爱的HE童话故事(必须提前说,不然你可能会误会我!)


这篇送给我最可爱的公主 @社会玛丽苏 饼,祝我公主xx岁生日快乐。

虽然她生日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希望my社会公主饼即使成为了社会人士也可以开开心心的保持活泼快乐的心态,么么么么么哒!

——————————————————————

鹤丸国永来到刀剑乱舞国的时候,恰好是第一缕秋风刮起的时候。曦微的第一束晨光从天边钻出,他乘...

+

猫丸国永(下)

清甜软嗲萌小甜短篇。

全文9k7上篇我也没想到一个萌宠文居然写了这么长


这章的全文链接点看来以后还是要老老实实的不能浪呢点我点我点我点我点我


———————————————————————————

烛台切光忠捏了捏“鹤丸”的爪子,扭头冲旁边一脸十分紧张的三日月和鹤丸道:“应该没什么大事。”

“是我没抱住它……”鹤丸惴惴不安地凑过来:“真的没摔坏吗?”

“我看挺结实的。你们要实在不放心,留下来拍个片子也可以。”烛台切耸耸肩:“要交钱哦。反正你俩也不差钱。”

鹤丸长吁了一口气,说保险起见还是拍一个吧。三日月也靠过来点头,三人一猫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烛台切才问道:“你们居然养...

+

猫丸国永(上)

给电脑里的坑撒撒土。这个本来坑死了,回家那天飞机晚点仨小时没事干拿出来写了写,感觉居然能写完(?

1w以内小短篇,下半篇正在卡肉,今晚写完了明天就发,吧。

哎活击鹤咋还不出来,op舔了仨星期了都。

——————————————————————————————

三日月回家的时候遇见了一只猫。

猫是一只瘦猫,白色的,只有丁点儿大,在楼道口的花园里跑跑跳跳,像朵白色的云。三日月走近看了看猫,猫也扭头看了看他,两只眼睛都是金色的,像两只闪闪发光的小太阳。

三日月想了想从包里摸出一袋小鱼干,他晚自习的时候刚从爱染国俊那里没收的。瘦猫闻了一下就扭头跑开了,要多不待见三日月有多不待见三日月,或者...

+

【完结】不自胜(17)

然而还是拖到了7月1号。

先惯例逼逼几句吧。前两天和饼饼说起来,居然桌丸都要开播了,时间怎么那么快啊。我这个人是非常标准的没长性,最早第一篇写三日鹤的时候还在想:还没写完我就出坑了没爱了咋办,岂不是很尴尬。

结果花丸播了我也没出坑。

桌丸播了我还是没出坑。

三明真剑figure真是太好看了不买还是人吗。

Emmmmm……

这个cp万一真的写到天荒地老了我该找谁负责啊。


正文以下。

————————————————————————————

如果说感情没有保质期,那一定是因为相爱是两个人不断培育时鲜的美梦,花开在盛夏隆冬,不知所起亦没有所终。

小狐丸打鹤丸的手机,他总觉...

+

不自胜(16)

日更的以明还是以明吗?

倒数第二章,据说一定不能拉灯的那啥。

完整版请直接点击本篇中的*****链接。

——————————————————————————————

暴雨并没有停的意思,高速暂时封路,三日月只好开回他郊区那幢带泳池的屋子。鹤丸不跟他见外,进了门就开始脱衣服,湿漉漉的定制套装扔了一路,实在很糟蹋东西。三日月跟在他身后又是开灯又是开空调,接着便说:“浴室有一套换洗衣服。”鹤丸就麻利地钻进去了,热水温暖了淋湿的头发和指尖,在玻璃隔板上腾起一整片水雾。

过了一会儿玻璃墙外面出现个影子,三日月伸了半只手拉开一条缝,在外面问:“你要哪个味的沐浴液?”

鹤丸站在花洒底下,盯着那几...

+

不自胜(15)

我日更了,算上昨天是12点后发,简直是一日两更了。你敢信吗,我都不敢信。!!!!!!!!!!!!!!

快点表扬我日更。

昨天打错了,这个才是倒数第三。

——————————————————————

鹤丸去陪三日月的借口有很多。第一天是栗子味的蛋糕,第二天是片场旁边的奶冻。鹤丸一度凝视着那些高糖高热量的食物,想到这几天卧家不出门的三日月,怀疑这样喂会不会把他喂出一圈肚腩。

三日月这个伤也受得十分不敬业,白菜小米粥的苦日子一天都没过上,甚至闲着无聊研究起了如何烹饪烤鸡。鹤丸先前对于厨房的那些猜测都是真的,三日月虽不像烛台切厨艺好得能让整个真人秀剧组拍案叫绝,但看得出来下过功夫,私人生活过...

+

© 以明 | Powered by LOFTER